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專題報道

四局“空姐” 閃耀別樣星空

發布日期:2021-04-26   信息來源:安裝分局   作者:周金鑫  字號:[ ]

傍晚,太陽正慢慢的回到山里,準備和蟲鳥一起享受夜幕降臨后的愜意時光。美麗的晚霞中,三五位女工,身著工裝,頭系安全帽,神采奕奕的奔赴“大國重器”白鶴灘建設水電站工作崗位,在夕陽的襯托下,成為一道亮眼的風景,如詩、如畫。

她們,“全國五一巾幗標兵崗”榮譽獲得者——中國水電四局機電安裝白鶴灘工程項目部天車班的女工們,工人們親切地稱呼她們為四局“空姐”。

“天車”由何而來?白鶴灘水電站是世界在建容量最大、單機容量第一的水電站,在水電四局承建任務中,左岸8臺套水電機電安裝設備和施工物資吊裝非常關鍵,這些重要部件都重達幾十噸甚至兩千多噸,安裝工序中需要一種特種設備——橋式起重機,因為起重機高高架設在廠房頂部,整天在頭頂來回穿梭,而因特種設備要求,不能隨便上去參觀,故工人們可愛的稱為“天車”。

白鶴灘左岸廠房共安裝有2臺1300噸、1臺160噸和1臺50噸橋式起重機,駕駛這些“龐然大物”的就是“天車班”14名平均年齡24.5歲的四局“空姐”們。這群四局“空姐”既是美麗機電的繪畫者,也是精品工程的建設者,更是大國重器的鑄造者。

我們要講述的,就是這群四局“空姐”的光輝故事。

天車工屬于高空作業,天車的操作室大約只有2平米,距離安裝間地面高度近14米,固定在軌道一側,視野有限,很容易被廠房內龐大的物體影響到,這對司機的視力、注意力要求都很高。

田得梅,天車班的負責人,從事駕駛橋機工作已經14年了。她的愛人是一名起重工,他們平時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各項吊裝任務。談起天車操作,她說,“天車的操作室處于高空中,上下一次就要近20分鐘,而吊裝任務又十分繁多,為了不影響施工進展,我們每一位司機一坐就是4個小時,怕因上廁所而耽誤工作進度,大家基本都是半天不喝水,很考驗毅力。”

四局的“空姐”們在較為密閉的施工廠房中工作,施工過程中產生的煙霧會全部彌漫在空中,嚴重影響視線,并且廠房內的電焊聲、打磨聲等噪音會時常影響到她們接聽指揮信號和語音信號,“我們每一位司機必須要熟悉廠房的構造、物件的大小和形狀、吊裝的環境、是否有障礙物等等因素,通過多項措施相結合,來保障吊裝工作順利完成。要求對于聲音的辨識十分敏銳。”田得梅笑著說。

2020年春節突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正值項目正式開工不久和春節放假時期。為了保障生產建設,天車班2名“空姐”留守在了施工現場,當時剛入職半年的鄧滿平就是其中一位。

“那時除了每天艱巨的生產工作之外,我們也要積極地投入到疫情防護之中。下了班之后主動地對施工廠房和生活區進行消毒、清潔”,凌晨2點,夜餐時間,小鄧吃著簡單的飯菜,很輕、很自信地說。

對于剛參加工作就遇到了如此的特殊時期,恐懼、緊張和擔憂成為了這個小姑娘最大的壓力,鄧滿平無時無刻不牽掛著家人的安危,每天晚上不管多晚,都要通過電話等方式向家人報個平安。

面對家人的關心,她的臉上充滿著堅強與微笑,因為她深深地明白自己崗位的特殊性和重要性,舍棄了一時的家庭團聚,是為了建設國之重器換得更多的萬家燈火。

安全是項目建設的首要保障,而天車班實現了自開工以來施工零事故,有效保障了機組安裝進展。這一成績,是天車班不斷學習安全知識、加強應急處理能力、規范安全管理舉措的完美體現。

羅禎淋是一位工作了10余年的橋機司機,有著豐富的駕駛經驗。在談及工作中遇到的突發情況時,羅幀淋回憶道:“有一次我駕駛著50噸的橋機吊裝一件大約5噸重的物件,在物件上升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操作桿失靈了,如果物件一直上升直到撞擊車身,一霎那間,不敢想、也不敢多想,憑借駕駛經驗,我迅速地做出了反向制動,使物件再次下落,并在下落過程中迅速調整橋機和物件的位置,最終落在了空曠的地面上。”說話的同時,羅禎淋的臉上洋溢著一股大國工匠的自信、流淌著一溪春風般的溫暖。

是呀,這不僅是表現的是工匠的技能,更加體現的是對國家財產的愛護和對地面上成百上千的工人的生命的負責。

“這次是個少見的意外”她肯定地說“天車在正常運行中是很少會發生意外情況的,因為天車班每次班前會都會強調操作規范和文明駕駛,同時要求每位司機在啟動車輛前都要對車輛進行詳細地檢查,確保車況完好,并要進行空載試車,確認車輛運行正常。天車班平時也會定期組織應急演練,讓每位司機都熟練掌握應急處理能力。”

在談及應急處理時,剛入職2年的“小空姐”呂克琴顯得十分激動。作為一名年輕的天車司機,為了取得更快地進步,她在工作之余會積極地去熟記各種理論知識并在實際操作中積極實踐。“有一次我在駕駛空車運行中,由于橋機滑刀和軌道滑線摩擦導致橋機電纜突然失火。我發現情況后第一反應就是切斷橋機電源和滑線電源,并迅速使用滅火器將火源撲滅,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3分鐘。”

“那你當時有沒有害怕?”

“當時確實沒有感到害怕,因為這些突發情況的應急方法我們平時都是定期進行培訓和演練的,所以我當時都沒思考太多,就直接按照平時演練的去做了。滅完火以后心里還是十分緊張的,畢竟這是第一次碰到,而且又是電纜著火,感覺挺危險的。”呂克琴在敘述中不禁的提高了聲量,但依然面帶著笑容。

這一系列熟練的應急措施,也正是天車班安全管理常態化效果的真實寫照。

青年,是一團燃燒的火,更是一面迎風飄展的旗,展現著激情和希望。天車班有近一半的司機像呂克琴一樣,年紀不大,20歲左右,徐優便是其中的一位。 

徐優是2019年剛加入天車班的“小空姐”,從一開始的陌生到現在可以獨立起吊大型物件,這個過程她付出了很多努力。年輕的“空姐”們為了更快地提升自己的駕駛水平,她們需要自己在工作之余駕駛空車去練習如何控制車速、穩鉤、找物件中心點等操作技巧,讓自己更快地進步。

“那是挪動首臺機組轉輪的時候,因為那次是我第一次獨立完成大型物件的起吊,當起吊任務順利完成后,我緊張的趕緊給師父打了電話,把操作流程與她進行了匯報”。在談及自己最深刻的經歷時,徐優露出了無比自豪的笑容。她臉上的笑容印證著這位年輕姑娘的刻苦努力和對工作的熱忱追求。

“簡單的事情重復做,重復的事情用心做”,這是師父們常說的一句話。要想熟練掌握天車操作技術,沒有捷徑,就是要多看、多練、多總結。

不同額定起吊重量的橋機對于司機操作能力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像50噸這種額定起吊重量越小的橋機,對于司機的要求反而會更嚴格。因為額定起吊重量越小,橋機在運行的時候速度會更快,而且起吊的物件比較輕,車輛在運行過程中就更難穩定,所以就更加考驗司機控制車速、穩定吊鉤等操作能力。而像1300噸這種額定起吊重量比較大的橋機在作業時由于起吊的物件體積、重量、水平寬度都比較大,所以對于視野的把控和起吊、落位時的速度與精度要求都比較嚴格,操作的時候就要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和靈敏的反應速度。”剛入職2年的 “小空姐”陳富秀分享了她的工作感悟。

千錘百煉終成鋼。如今,“天車班”的“小空姐”們均具備單獨起吊大型物件的能力,成為了項目建設的中堅力量。“空姐”駕駛著橋機穿梭在施工廠房中,不斷的完成一個又一個重大節點的吊裝任務。她們就像是一位位畫師,在白鶴灘水電站左岸施工廠房里描繪出最美麗的“機組安裝圖”。

歷史,因創造而不平凡。

2020年6月21日,白鶴灘水電站世界首臺百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首臺轉輪吊裝完成。轉輪最大直徑8.62米,總高3.92米、總重約352噸。

2020年8月18日,白鶴灘水電站世界首臺百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轉子吊裝完成。轉子直徑達16.198米,最大高度3.826米,起吊總重達2100噸。

這些成績,也標志著我國水電建設在探索百萬千瓦級水輪發電機組安裝“無人區”取得了重大突破。

在轉子吊裝中,由于轉子體積較大、重量較重,需要兩臺橋機并車后一同起吊。在轉子固定之前,需要先用平衡梁將兩臺橋機連在一起,然后通過平衡梁將轉子固定在橋機上,最終由一位司機操控兩臺橋機完成吊裝。

“轉子在安裝間起吊之后,需要平穩地穿過整個廠房到達1號機坑,最終落入坑內。在下落到機坑口的時候,為了防止定子部位被損壞,需要通過‘點動’的方式調整轉子的位置,經過反復的調節,使轉子和定子之間的間隙保持在52毫米。整個過程任何小的失誤都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后果。”孔朋霞在回憶負責首臺轉子吊裝時,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當時的壓力和緊張。

正是因為這些平凡的勞動者,不斷的創造者歷史。

當前,白鶴灘機組安裝進入沖刺階段,天車班也實行了三班倒的工作機制。在地下廠房里,這群“空姐”們完全體會不到白天和黑夜的差距,如果是晚班,對于精力要求就非常高。面對如此高強度、高壓力的重復性工作,這群“空姐”們有她們自己的“解壓方式”——年輕的徒弟們喜歡打打籃球、臺球,穩重的師父們則是喜歡唱唱歌、看看書。羅禎淋和汪祖娟兩位年輕姑娘則十分喜愛十字繡,也經常在一起交流作品。讓人更欣慰的是許多“小空姐”也在項目部遇到了她們的情感歸屬。她們以樂觀向上、享受生活、共同奮進的姿態向我們展示著新時代水電女工的巾幗風采。

現在,水電四局承建的白鶴灘水電站左岸機組安裝項目已經完成4臺機組的轉子吊裝任務。一個個重大節點的圓滿完成,記錄著天車班不斷成長的足跡,也凝聚著全體成員的智慧和汗水。在得知獲得“全國五一巾幗標兵崗”這份殊榮時,天車班負責人田得梅笑的無比開心,她臉上的笑容或許不僅僅是對她們創造的成績的滿意,更是為“大國重器”的建設交出一份滿意的成績單。

在海拔近千米的白鶴灘水電站,這群四局“空姐”每日“駕馭”著“天車”奮斗在“大國重器”建設一線。她們將繼續以執著與堅守傳承水電女工精神,展現新時代巾幗風采。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伊人成长网